凯时首页官网

杨小凯诞辰72年:他从没想过要创立什么学派只想扎实做学问!

[编辑:永太净化设备经营部] [时间:2022-10-11]

  10月6日是杨小凯的诞辰纪念日,他被誉为最有资格摘取诺贝尔奖的华人经济学家,他对“转型国家后发劣势”的看法,被誉为“最富洞察力的先见”。世间已无杨小凯,但他的思想一直会闪光!

  “天妒英才, 悲痛之情,无法释怀”、“斯人已逝,唯其思想和精神永不消失”,小凯去世时留给世人的是一片哀婉之声。

  他的睿智倾倒了太多的人。悲痛之余,感叹自己的渺小无力。跟随小凯十几年,受益太多,却对他的健康无能为力。

  想起小凯曾教导说,人类对自己了解的太少,经济学直到最近还如科学雏形时期的炼金术。不得不感叹生命科学目前对生命的了解仍很肤浅。或许正因为人类对自身的了解太初级了,小凯的思想才会显得超前和伟大。

  小凯对人类社会的洞察力是超凡的,其视野在我们生活里,而智慧却不属于这个星球。由于他的智慧和洞见,这个世界在我们眼中变得精彩。

  让我们回顾一下小凯那些生动精辟的比喻,谈到民主制度,他说“一个天使就是,两个野兽就是民主”,以强调反对派参与及由此而来的制约平衡的重要性,生动地说明了个人对政党的好恶偏好其实是次要的。

  谈到规则和制度的建立,他说“切蛋糕的人不应该是拿第一块蛋糕的人”,从而防止规则制定者的自利行为导致制度不公;谈到中国当时盛行的双轨制,他说“交通法规不会允许左行和右行同时存在”以强调商业规则的公平的重要性,如此等等。

  小凯的超边际分析和新兴古典经济学方面已经开创了一个新纪元,为我们分析经济问题提供了新的分析框架和研究方法。小凯的这项成就对经济学的发展具有深远的意义,它赋予了经济学新的生命力,使之成为一门更具诠释能力、更能帮助决策的社会科学。

  用超边际分析推动了经济学发展,一是小凯数学天才使然,二是因为小凯对经济学学术规则的认同。小凯一直反对那种不扎实做学问,不去证明小定理而热衷于创立学派的浮躁学风。

  有意思的是,一心做扎实事、从证明小定理入手的小凯却不经意间给经济学带来了全新的气象。这对很多学者和有志于献身学术的年轻人不无启发意义。

  做小凯的学生很幸运,但同时又不无遗憾。幸运的是小凯的点拔可以让你一生受用,遗憾的是你这辈子也不可能青出于蓝。

  很多人都感到遗憾,随着小凯的离去诺贝尔经济学奖也暂时远离了华人。但我认为, 这只是一个评奖规则的问题,因为诺贝尔奖只给在世的学者。

  在被小凯那受赐于天的智慧折服的同时,了解小凯的人们也为他的勤奋和严谨所震撼。若仅凭天纵之才,而没有勤学苦读,就不可能造就小凯的辉煌。

  他的古文功底颇深, 英文词汇量极大。前者得益于家学渊源,后者则来自于十年的牢狱经历。小凯博览群书、治学严谨。读小凯文章的人不得不惊叹于他的阅读之广与洞见非凡。

  虽然他的智慧仿佛得自上天、浑然天成,但关心、跟踪小凯思想的人一定会注意到他的思想也一直在变化,他一直在否定和反思自己的观点。每一次反思又使他的思想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特别是在后期,他多次修正了自己的观点。这些修正和升华是值得研究小凯思想的人们所高度关注的。

  小凯早期受儒家思想影响很深,他对我说过他做人的一个原则是坐不更名,行不改姓。他从来都坚持说真话,从不趋炎附势讲违心的话。和他谈话,你甚至听不到任何应景的附和。

  套用一句常言,一个人说真话不难,难的是一辈子说真话。但是小凯做到了,他一生都在身体力行。这正是他的非凡之处。

  小凯是一个真正的中国知识分子, 是一个有着独立思考能力, 独立、超脱于党派的独立政见者和思想家。这样的知识分子现在在中国,包括在海外的华人中实在太少了。

  更难能可贵的是,小凯一直在为社会公平和正义呼喊。读过小凯文章的人一定能够体会到那颗为受迫害者、为鸣不平的伟大心灵。

  他发出“中国不应选择走坏资本主义的道路”的警世之言就是有着对贫富差距的日益增大的担忧。他对改革的关注也正是出于对于社会正义的追求。这种追求引导我们在政治思考的丛林里,消除自己眼里的梁木,不再迷失方向。

  此外,小凯对公平和正义的追求还反映在他对学术的态度上。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从不拿学术做交易,就象他从不在人格上让步一样。

  小凯很少卷入争论。这在学术圈里是很难的。他对我说过,一旦文章发表,就不要去理会别人对自己观点的批评和谩骂,投入那种争论是没有自信的表现。

  小凯的文章往往都会引起争议,经常有一些批评小凯的文章说理不足,攻击谩骂有余。我们在一旁都看不下去了,小凯却始终沉得住气。有很多次,我见到他对一些人自以为是的谬论一笑置之;而对于那些诚心好学的人,小凯都会作出非常耐心的解释。

  我最初跟随小凯时,写东西受那个时代影响,文风浮燥。小凯对我有严厉的批评。他的教导彻底改变了我。我记得90年代初,我一些在美国的朋友都为我能在小凯身边亲聆教诲而羡慕不已。

  小凯的人格是我的一面镜子。他的智慧是不可超越的,将小凯的智慧与别人比较,对很多人而言是不公平的,但他的人格是可以学习的。“可以不说话, 但一定要讲真话”, 是我在小凯精神感召下用来要求自己的一个标准。

  小凯不是一个感情外露的人,我刚接触他时甚至觉得他不善与人沟通。比如, 他那时跟人谈话不习惯看着别人的眼睛。实际上这是多年牢狱生活留下的痕迹。后来的时间里,小凯越来越放松了,和小凯接触时间较长的人都会有这种体会。

  小凯具有极强的关爱之心,但不轻易外露,对人的关心永远落在关键处。我初出道时,写过一些文章去投稿,但往往石沉大海。小凯就鼓励我,“被人接受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对自己要有信心,别人对你的评价不重要,我喜欢你写的东西就可以了。”

  我们那个时候的海外留学生在当地找工作都不是很容易。小凯对学生们的出路都很关心。每次听到有朋友和弟子找到好工作,小凯总是由衷的高兴,每当讲到朋友和弟子事业有成,小凯总是很兴奋,你可以看得出他的高兴是多么的由衷。

  从前只需敲一下门, 他就会放下手里的工作, 开始我们的讨论, 从英国的光荣革命到中国的发展, 从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到新兴古典的“角点世界”; 从基督教到台湾选举; 我到上海后, 从上海打一个电话过去,就会得到他耐心的分析和解释。有时我还没有明确考虑清楚问题,他往往就已经知道我想问什么了。我想,大多数问题他都实际上已经思考过了。

  一直以来我以为我和小凯只有一个电话的距离。我有任何问题时,只需一个电话,在另一端总会有一个亲切的声音耐心并严谨地为我解释任何疑问。

  我想,我们这些受到小凯思想影响的人在今后的生活里,越是想到小凯的曾经存在,就越会体会到他的离去。

  老师,自古以来都是最受人尊重的职业,但是“师者”这个称谓又不仅仅局限于职业教师。那些具有“自由之精神,独立之思想”、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的知识分子,同样也是“师者”。

  因此,据学术原创性、批判性、思想的影响力以及人格魅力等维度,优秀的老师可以分为三类:

  一类毕生致力于“讲堂”之上,培养了很多优秀的学生,自己的研究成果反而靠后。譬如音乐大师萨列里,人们并不太熟悉他到底作了什么曲子流传后世。但是大家耳熟能详的音乐巨子贝多芬和舒伯特皆出自他的门下。

  还有一类老师具有强烈的问题意识和现实关怀,针砭时弊,不迎合权力,也不媚俗,而且产生了很多原创性的思想。很难说他们具体教授了哪个学生,但是他们的理论广泛影响了很多人。譬如思想家以赛亚·伯林,他最出名的学生叶礼庭并非家喻户晓,但是他提出的“两种自由”为今天人们讨论“自由”问题时必会涉及的概念。

  另外一类老师,不仅培养了伟大的学生,还创造了伟大的思想。他们为人类思想奠基,当称“先圣”,是真正“仰望星空的人”。诸如轴心时代的孔子、苏格拉底,还有柏拉图。

  在学生眼中,杨小凯亦师亦友亦父,他们亲切地称他为“小凯”。小凯在生命最后时刻,被病魔折磨得无法言语,也认真回复学生的邮件。对所有的求教者亦是如此,哪怕素不相识,哪怕学术观点完全相左。

  杨小凯开创新兴古典经济学派,成为“最接近诺贝尔奖的华人经济学家”,他是第一个因学术的原创性而走向世界的中国知识分子。

  杨小凯为中国人所熟知,却是因为他的传奇经历,以及他对中国社会转型的思考和研究。

  虽然我们还不敢说杨小凯是一个国家的启蒙老师,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始终是那个思考最前沿、行动在最前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