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时平台下载

酒店社交App回应涉黄却封了举报者账号

[编辑:永太净化设备经营部] [时间:2022-11-24]

  4月7日,南方都市报对“酒店社交”平台乱象展开调查,发现在一款名为“趣住”的酒店社交App上,出没着大量“约炮”信息和“拉皮条”账号。

  调查发现,在“趣住”App的酒店留言墙内,发布者九成使用女性身份,发布照片则多以袒露的胸部、臀部、腿部、足部特写为主,性暗示意味明显,还有发布者疑似未成年。

  南都记者注意到,在该App注册的账号访客记录中存有不少“拉皮条”账号。这些账号宣称可提供全国一二线城市的女性资源,并在微信朋友圈内发布了大批女性资料及图片,明码标价。

  而在“趣住”平台新注册用户列表中,南都记者还看到了多位昵称为“见面月泡 看图”“直接扫码约”“下单约”的账号,引流至某色情语音交友软件下载页面。

  南都曝光上述乱象后,4月7日晚,“趣住”App通过其官方微博表示,“最近一个月有几股坏人利用程序脚本大量注册趣住账号发布违法内容”,并称“最近正在开发新版本和后台,提高审核效率。”

  据苹果应用市场信息,该平台上次更新时间为2个月前。而针对“趣住”App的相关评论显示,其陆续被网友投诉涉黄,时间跨度长达两年,并非其所强调的“最近一个月”。

  此外,对于已曝光的不良信息和有关账号,该平台并未提及处理方式。关于所曝出的宣传语含性暗示、用户协议及隐私政策无法打开等问题,“趣住”方面也均未作出正面回应。

  昨天(4月8日)下午,趣住App在其官方微博发布《趣住App官方说明》说明称在报道后团队成员整夜通宵审核,“目前App内所有内容都重新过了一遍筛子,没有持续给大家造成不良影响。”

  源于南方都市报媒体在各新闻App平台对于我们的一篇报道,给网民和趣住带来了不小的影响。在此向大家道歉!

  新闻报道提到趣住内容审核不严,存在涉黄用户,并有不少非法用户从趣住引流到其它非法平台从事非法行为。文章提到一些用户主动打招呼记者并引导记者加微信、注册下载其它网站或App。

  我们与监督媒体一样十分痛恨这类用户行为,抛开道德法规,从商业利益角度,将趣住用户引导到其它平台也不符合趣住公司的商业利益。此类行为非我司本意,且我们也一直审核封禁此类用户和其发布的违规内容。从2018年到2021年,我们一直坚持完善App与审核机制,有专门的审核人员进行24小时审核,确保任何违法违规内容和用户在12小时内能够被清除。

  但自3月底开始,有两股团伙,不断的采用非法破解趣住App,脚本程序自动注册发布的方法,在趣住App里发布违法违规低俗内容,推广其它非法微信号、网站与App,我司针对此类现象,已经增加了审核人手,确保此类用户在2小时内被发现即封禁,并着手开发智能屏蔽封禁功能。清明之后,该团伙提高了注册频率,平均每1秒注册1个用户,而此刻,智能屏蔽封禁功能尚未开发完成,我们全员加入了审核岗位,每天与非法团伙斗智斗勇,删除封禁到深夜4点。发布此文时,我已经连续1周没有在4点之前入睡,昨夜收到媒体报道,我们团队成员整夜通宵审核,因为文章给趣住带来了很多新用户,部分非法团伙更加猖狂了,技术也不得不临时对新注册女性账号进行了限制(发非法广告的账号基本都是女性账号)。好在目前App内所有内容都重新过了一遍筛子,没有持续给大家造成不良影响。

  我们承认作为初创团队,在资金技术实力方面还斗不过黑灰产团伙。但我们一定会与他们战斗到底!当前趣住已经在研发新版本,并对老版本采取更严格的审核标准。清查删除任何可能涉及违规的内容与用户。我们愿意接受媒体和相关机构部门的监管,但希望能给我们一点时间以及帮助。

  感谢用户对趣住的喜爱,也欢迎媒体监督。希望将来我们做得更好了,也能给予鼓励表扬!谢谢!

  南都记者观察到,截至今天(9日)上午9点30分,“趣住”App在华为应用市场已无法搜到,而在苹果应用市场依然可以正常下载。报道所提及的部分色情留言已被删除,但引流账号依然存在。如有女性用户个人主页签名含“日常穿过的内衣免费送,私聊发地址”“文爱啊~”“想约请私聊”等内容。

  另外,此前调查过程中,南都记者曾注册账号对相关色情留言进行举报。目前,该账号却无故被平台封号。

  4月7日,南都对“酒店社交”平台乱象展开调查,发现在一款名为“趣住”的酒店社交App上,出没着大量“约炮”信息和“拉皮条”账号。被曝光当晚,“趣住”App通过其官方微博表示,“最近一个月有几股坏人利用程序脚本大量注册趣住账号发布违法内容”,并称“最近正在开发新版本和后台,提高审核效率”。

  该App以酒店为单位,每家酒店都设有单独的留言墙和聊天室。记者调查发现,部分知名酒店的留言墙和聊天室充斥着大量“约炮”信息和“拉皮条”账号。在这些留言中,发布者九成使用女性身份,发布照片则多以袒露的胸部、臀部、腿部、足部特写为主,性暗示意味明显,还有发布者疑似未成年用户。且存在众多疑似“拉皮条”账号,将自身包装成“交友平台客服”混迹于其中,疑似从平台引流导向有组织线下易。无怪乎该App的评论区中,有用户留言“平台色情泛滥”“是招嫖软件”。

  只要是有社交功能的平台,几乎都会被不法分子盯上出现涉黄引流信息,值得追问的是,平台的态度乃至在其中担任的角色。

  有社交属性的平台尤其是主打陌生人社交平台,不少都有过程度或轻或重的通过打两性关系牌甚至性暗示来吸引流量的动作。“趣住”是否分属此类,纵容涉黄信息以保持流量,甚或不止于此?从目前为止“趣住”的回应与行动来看,暂且需要打一个问号。

  首先,从内容设定来看,官方在回应中给出对“酒店社交”的解释是“帮助出差旅游住酒店的人找到一起结伴出行的新朋友,出门在外互帮互助”。这一解释没什么问题,但平台的设定却显得“口嫌体正直”——用户仅可查看异性的个人主页并私密评论。不禁令人疑惑,同性之间难道在平台方看来就不能变成新朋友互帮互助?这和“正经的酒店社交”似乎定位不符。且其宣传标语“搭讪独自住酒店的小姐姐”“私聊约约看”“结婚要房,约会要床”等,亦充满性暗示。

  况且,平台方称充斥着违法涉黄信息,是“最近一个月”被“坏人”用脚本炮制的。但远在2018年,“趣住”就与“睡睡”“芝麻拼房”等多款酒店社交App一道,因涉及色情信息被曝光,而目前另外两款App均已下线。不仅在两年多前就被曝光过涉黄,App相关评论亦显示,其在两年间陆续被网友投诉涉黄。以“最近一个月”甩锅“坏人”,着实不太站得住脚。而以记者调查所示的涉黄信息泛滥程度,这两年间平台方若是毫无察觉或消极应对,是否亦从侧面反映了其真实态度?而且,在平台方回应后,记者发现部分违法信息被删除,但引流账号仍存在。

  如广东启源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容川受访时表示,“这种以共享拼房为噱头的App,本质上还是提供信息及社交服务为主,且因提供的信息涉及住宿,极有可能被不法分子用来作为开展卖淫嫖娼等违法犯罪活动的工具。”瓜田李下,平台方如果要做“正经的酒店社交”,就更应当对该类违法行为作出有诚意的预防性措施。目前,不仅从内容设定、信息过滤到监管上的预防效果不佳,被发现涉黄后的回应及行动亦显得诚意欠奉,“趣住”平台在其中扮演何等角色,有待追问。

  致力于陌生人社交的平台方,均应摒弃以涉黄信息吸引流量的路径依赖,更应避免被动甚至主动成为违法行为的“创意”工具。